苏晴玖

里头白盛世美颜/墙头孟子坤赵天宇神圣不可侵犯/胖球团吹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服气了服气了

真田省贤:

已知:昕博同期入队(见上条)

又知:方博刚入队时一个人怯生生地缩墙角(出自方博采访)

再知:许昕06年在二队才呆了三个月就升一队了昕博还好成那样

问:当初是谁把方博从墙角挖出来的??

【昕博】影帝作家二三事 13

最后一句话真是…戳心,太戳心了QAQ

百万玫瑰:

许影帝X方作家
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无关真人
今天写的梗比较多,小仙女如下:
@今天不减肥╭(╯ε╰)╮ @A仁鱼 @耳可渡口 @Marguriet @螓辞 
小仙女自己找自己点的梗啊,找不到就说明我没写出来你想要的,私信我我再改哦



1

没有一个导演会给牵手这个动作超过5分钟的focus,陪伴你才是贯彻我人生的长镜头。

2

今天日子有些特殊,是几年前他们毕业的日子。

所以几个人一合计,请了当年的导师秦志戬和肖战,一大家子人浩浩荡荡地在周雨的餐厅里开了个包间。

这次不用坐镇收银的樊振东被周雨放进来跟他们一起吃饭了,但是他总惦记着周雨还没吃过饭呢,狂扒了两碗饭就出去把周雨替进来了。

陈玘是个爱闹的,说小胖子长大了会疼人了,周雨刚坐下就被他说得脸通红。

闹完了周雨,陈玘又去闹方博,方博正被邱贻可搓圆捏扁了,怎么躲都躲不开邱贻可的手。

这一看也不用自己出马了,陈玘就转战张继科了。

说实话,这么些年来,他看张继科还真有种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心思。

且不说张继科是他亲师弟吧,张继科对马龙那可是无可挑剔,陈玘就算有心找茬儿也找不出什么毛病来。

……剩下肖战和秦志戬他也不敢闹腾啊。

哎?

他转过头,看向坐在方博身边的,一反常态,一言不发的许昕。


3

“哎,哎!”陈玘隔老远招呼许昕,动静挺大,邱贻可都不捏脸了。

“咋子了嘛?”

“没没没叫你,你你一边儿去。”

陈玘翻他一眼,凶悍地一如既往。

邱贻可就吃这一套啊,曾经在学校里外号“巴蜀第一爆”的男人弯起嘴角笑了笑,往椅背上一靠,贴陈玘极近,也不闹腾方博了。

陈玘倒是也没说他什么,嘴硬心软简直都快成他的标签了,说让他一边儿去,其实想他近点,再近点。

“哎,大蟒,想什么呢?”

陈玘捡了一粒花生米向出神的许昕丢过去。

方博伸手一拦,花生米反而被他弹到许昕脸上去了。

碰见许昕秒怂简直是方博的个人特色了,一缩脖子就往邱贻可身边靠。

许昕这才算是反应过来了,手臂一伸,捏着方博后脖领子就揪到自己身边来了。

“行啊,暗算我啊你?”

“我我我才没!玘哥、玘哥砸的,我我帮你挡了一下呢还……”

“还委屈了啊?”

许昕拿右手戳了一下方博鼓起来的脸颊,方博一偏头,躲开了第二下。

许昕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放开了还抓着方博后脖领子的手。

他问陈玘,“怎么了哥?”

陈玘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他好一会儿了,也不说话,硬生生把许昕看毛了。

饭桌上的气氛都因为这一角的怪异沉静下来了。

“怎么了玘哥?”

马龙放下筷子问道。

“嘶……”陈玘一副很苦恼的样子,“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大蟒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呢?”

他这话一说,大家一头雾水,许昕先笑了,“我怎么奇怪了?”

陈玘习惯性地撅嘴,拿手指搔了搔自己的下巴,“就是说不上来……感觉你都不是你了,像另外一个人。”

“啊??”方博一听就往邱贻可身边靠,他前几天刚看了个换脸的电影,陈玘一说他就想到这个了。

“你啊什么啊?我是不是我,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许昕没好气地说,夹了两筷子炒菜放方博碗里了。

方博探头一看更害怕了。

“许昕,有香菜,我从来不吃的。”

许昕愣了一下,一只筷子没拿稳掉盘子上“当啷”一响。

“我、我没注意。”

他把方博的碗拿过来和自己换了一下。

气氛更加诡异了。


4

秦志戬打破了僵局。

“小博儿,你肖老师烟瘾犯了,跟我一起去给他买包烟去。”

端着酒杯的肖战一脸茫然。

还没等方博站起来呢,许昕在他肩膀上按了一下,站起来说,“秦老,我去吧,你俩吃着。”

“不用,你坐下吃饭吧。”秦志戬摇摇头,站起身,跟方博招招手。

“哦,好。”方博懵懵地站起来,“来了。”

两人到了门外,方博掏了掏口袋,有点不好意思地抬头问秦志戬,“秦老师……您带钱了吗?我身上没有。”

“年轻人怎么出门钱都不带啊。”

秦志戬跟他开玩笑,方博有几分害羞地笑了笑。

“我看许昕都要把你宠坏了,出门的时候你带着他,他带着钱。”

听秦志戬这么一调侃,方博脸涨得通红。

“没事儿,我叫你出来也不是真的买烟的。”

“……啊?”

“啊什么啊,你们肖老师那个身体还敢抽烟啊。”

秦志戬在他额头上点了点。

“叫你出来,是想跟你谈谈许昕。”


5

“许昕这个人,你最了解他了。”秦志戬用温和地眼神看着他。

“看着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其实心思很重,接一部戏就一定要研究透了,这对演好这个角色当然有帮助了,但是也有个毛病,他走不出来。”

“走不出来,也要分情况严不严重,以前没碰到什么太棘手的角色,我听说他演跟踪狂那会儿,就是一下戏就看你俩结婚戒指是吧?”

秦志戬这么一说,方博想起来了,一想到后来许昕还把戒指弄丢了,他就想揍许昕一顿。

“这次呢,情况不太一样。”秦志戬一脸正色,“当时我一听说,他接的是个抑郁症,说实话我就有点担心了,但我也不能阻止他,只能期望杀青了他不会被困住。”

“可是你看,今天他太反常了,陈玘心思细,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你虽然是个神经粗的人,但毕竟是他的枕边人,他有什么变化你最清楚了。”

“秦老师,我、我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从杀青回来了是有点怪怪的。”方博脸皱成一团。

“也不怎么说话了,也不接新的剧本,一发呆就是大半天,问他想什么他也不说,我这不……今天本来吃完饭想找您谈谈吗……”

方博声越来越小,心上的担子加得越来越重。

唉,秦志戬叹了口气,拍了拍方博的肩膀。

“许昕还好,性子还算豁达,虽然不像陈玘活得那么通透,但也不像马龙那样,拧巴,又倔,你想想办法,劝劝他,出去旅游散散心什么的,带他早点走出来吧,困在抑郁症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方博用力地点点头。


6

然后他收拾了俩人的行李,拉着许昕就跑到樱市了。

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樱市就是因为这些铺天盖地的樱花树得名的。

一开始许昕不愿意来,方博说尽了好话他也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搞得方博心里的鼓打得越来越响,心慌地厉害。

好说歹说,还给许昕“撒了个娇”,影帝才勉强同意出门。

也没打算长留,俩人的东西也就装了一个单肩包而已,许昕下车的时候自动背上了。

方博还以为看见这幅美景许昕恢复正常了呢。

他到处拍拍拍,对焦对在樱花树和樱花雨上,心血来潮想拍个许昕,转过身一看,心里又一沉。

许昕是个喜欢美好的事物的人。

有空的话,一定会撺掇方博到处旅游,到处走走看看,感受“大自然的壮阔与美好”。

可是现在,他却站在一颗樱花树下,无心欣赏,呆呆地盯着眼前的树干。

方博做了两下深呼吸,捏紧了手里的相机,自己在胸口摸了两下顺顺气,“哒哒哒”跑回许昕身边。

“好好的樱花不看你站在这看什么呢?对着树面壁思过啊?”

许昕微微笑了笑,没说话。

方博急了,伸出手抓住了许昕的左手,“你想什么呢?”

“你说大家都看花,树会难过吗?”

许昕低下头不看他。

搞什么嘛。

方博抓着他的手晃了晃。

树难过,我还难过呢。


7

“……许昕,你跟我说说好不好?我很担心你。”

许昕偏过头来看他一眼,终于是对他笑了,空闲的那只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担心什么?平时都只有我担心你的份儿,担心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担心你手腕疼不疼,还要担心你打太久游戏,你说你怎么这么让我操心呢。”

“就是因为你平常都不用我担心,我现在才担心啊!”

方博有些许生气了,提高了音量,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

许昕沉默了一下,从方博手里抽回自己的手,双手捧住方博的脸,低着头,认认真真地跟他对视着。

“博儿,不要担心我,我会好的。”

“怎么可能不担心啊!”方博往后一倒挣脱了许昕的手,“你这样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啊!我是你的丈夫,不是一个、一个你的粉丝,不是一个陌生人,他们只能看到你光鲜的一面,剩下的这些我要怎么才能不担心啊!”

他呼哧呼哧地大喘着气,停顿了一下,向前一步,贴许昕贴的更近了。

“许昕,你、你总是出不了戏,以前你都自己扳过来了,可这一次,我害怕,我…我……”

方博哽咽了,他强忍住泪水,泪眼朦胧地回望着许昕。

“许昕,你经常出不了戏,我有时候会想,你演过这么多亲热的戏浪漫的戏,你说的爱我和永远是不是从戏里带出来的,毕竟、毕竟你演过这么多五花八门的浪漫的戏码,我算是最不浪漫的那一个了……”

方博越说越小声,即使许昕眉头紧皱,他还是坚持说完了。

俩人长久的沉默着,许昕只是深深地注视着他。

良久,久到花瓣在方博头上都落了好几片了。

许昕抿了抿嘴,向前一探身,亲吻上了近在咫尺的唇瓣。

“方博。”

他贴着方博的额头说。

“谢谢你。”

方博噗嗤一下乐了,看着许昕笑。

没忍住,又呜咽了两声,扑进许昕张开的怀抱里,眼泪都抹在许昕的T恤上了。


8

“……嗯……那个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哪个?”

“……你爱我那个啊。”

“我爱你啊。”

“哎你别打岔!”

“哎哟我错了疼疼疼——我这不是给了答案了吗?”

“什么?牵手啊?牵手算什么答案啊?”

“方博。”


“没有一个导演会给牵手的戏超过五分钟的focus,但跟你牵手,是贯穿我人生的长镜头。”


9

“……你都牵一天了,能放开了吗?”

“不行。”

“许昕!我要洗澡!你放开我。”

“一起。”

“……你怎么这么黏人啊?”

“不然我能叫大蟒吗?你答应了啊?”

“……嗯。”


10

许昕擦着头发出了房间门。

毕竟大大小小也算个公众人物,所以方博预定的房间是个独立的庭院,就住他们两个人。

许昕刮个胡子的工夫方博就不在房间里了,猜他估计又到院子里看樱花树去了,许昕踶拉着拖鞋就出门了。

方博果然在树下呢,整个人缩在摇椅里。

“怎么在这睡着了……”许昕无奈地摇摇头,在摇椅旁边蹲下,撑着头看方博。

都说世界上能让人沉静下来的有三样东西:

别人的倾囊相助,朋友的真心劝慰。

还有爱人的睡颜。

许昕看着方博睡着了还不自觉的嘟囔,傻乎乎地笑起来了。

他左右看了看,捧起地上落的樱花,盖到方博身上。

一捧又一捧,方博轻微的动一下就会掉下不少来。

被樱花包围着的爱人的睡颜。

生活一片美好,未来一片光明啊。

许昕拍拍手站起来,横抱起方博,回屋里去了。


11

希望看到这里的人,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好事情总会来的。

你要等。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昕博】你为我变弯,了不起哦?

ooc预警,渣文笔有,模特昕x摄影师博AU,1w2一发完

 

文字,作者名严禁以任何形式转出LOF  圈地自萌X3

 

爱情属于他们,锅都是我的,有问题可以评论可以私信

 

这篇文的脑洞很久很久了,可拖延症一直在拖拖拖,这次趁着生日把它码完~祝自己生日快乐~

 

獒龙胖雨的番外,13号考完再码~

 

希望2017,胖球圈的各位和自己身边的人身体健康,幸福快乐,我的话,别挂科就行!

------------------------------------------------------------------------

 

 

 

每个男孩子在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男孩子之前,都以为自己是直的。

                                                                 ——题记

 

(一)

 

清晨六点半。

 

房间里一片昏暗,手机铃声锲而不舍地响着,试图叫醒床上正在努力挣扎就是不愿意从被窝出来的人。被窝里的蠕动又持续了一分钟左右,被窝里的人终于摘下眼罩,修长的手探向床头柜摸索到手机,慢悠悠地拿到耳边,用略带沙哑声音慵懒地接听:“喂。”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等急了,但是声音太软糯没有什么威慑力:“许昕,你人呢,半个小时后我就去接你,你还没醒吗?”

 

“龙哥...怎么了?我昨天拍到凌晨两点才回来哎,我记得今天没有拍摄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好吧,那我打电话给方摄影师,告诉他今天拍摄取消。”

 

还在睡梦中的人一下子惊醒了,从床上坐起来:“龙哥别别别!我马上起!马上!”

 

电话那头的马龙笑出了声:“行吧,七点见,快去洗漱。”

 

 

挂掉了电话,身后的人手就环上来了:“怎么?果然还是要方博才能把你的小模特叫醒吧?”

 

“是啊,还要感谢张大老板,你也该去上班了,起来了。”马龙笑着拍掉那人的手,从床上起来。

 

那人也不恼,从床上起来,嘴角一勾,手指去勾马龙的下巴:“感谢我啊?那快来亲一个。”

 

“去你的!”马龙脸颊微红,把枕头扔人脸上,随后走向洗手间洗漱,张继科笑着摸了摸脸,转身去换衣服。

 

 

六点五十,许昕就穿戴整齐出现在了自家门口。马龙看到他的第一句话,不是惊叹于他的速度,而是摇摇头,抱怨了一句:“要是你拍别的片子的时候也那么敬业,我不知道有多省心。”

 

许昕笑得一脸讨好:“谢谢龙哥给我安排的工作!以后龙哥多给我安排博儿的约拍呗,那我一定每场都早到!”

 

马龙无奈地笑着上了车,假装自己告诉了许昕以后他会经常和方博见面这个事实。

 

许昕一脸傻笑着跟上了车,赶往拍摄场地。

 

 

方博看到许昕走进来,愣了一愣,瞪了自己的助手周雨一眼,周雨假装无辜耸了耸肩,转身和另一个助理小胖笑得一脸开心。方博面对着许昕,不情愿地露出职业性的微笑:“许先生你好,又见面了。”

 

“博儿,又见面了,我们真有缘分,不要那么生疏嘛,叫我许昕就好了。”说着伸手去摸方博的头,被方博一脸冷漠地躲开,转身去摆弄相机准备拍摄。

 

许昕嬉皮笑脸着缩回了手,走向摄影棚,开始认真工作。

 

拍摄因为方博和许昕的认真敬业很快完成了。拍摄一结束,许昕就上去揽着正在收拾相机的方博:“博儿,一起吃顿饭吧,庆祝这次拍摄成功。”

 

方博继续收拾东西,动了动肩膀试图摆脱开许昕的肩膀,挣脱不开,只好抬眼看他,出声道:“许昕,你放手。”

 

许昕笑着放开,无所谓似的摊手:“好吧,方小博,你又一次拒绝了我,没事儿,我走了啊,要想我哦。”说完也不纠缠,出了摄影棚。

 

方博收拾完就去找周雨:“周雨,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又是许昕?我不是说少约他拍片吗?”

 

“博哥,首先,许昕是最近算是很有潜力的模特,而且,是你之前夸他拍摄风格和你的风格很搭,所以我当时和他经纪人签了三个月左右的约,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你还有一个半月左右都会见到他。”周雨一脸正经地解释。

 

“我靠周雨你...你明明知道他最近在纠缠我,你给我签了三个月?”方博差点没气炸,但是违约这种事,敬业的他是做不出来的,他只能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还要见到许昕一个多月的事实。

 

周雨看着方博的表情变化,使劲憋着笑,假装镇定接着说:“而且,当时是你授意我和他签约的。”

 

方博无语望苍天,手扶额,认真思考自己当时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叹口气:“好吧,我去泡吧冷静一下,下次的关于他的拍摄提前通知我。”说完也不等周雨再说什么,直接离开了摄影棚。

 

直到方博走远了,周雨终于忍不住和樊振东一起笑出声:“胖儿,我们这也算是帮他们一把了对吧?”

 

“是啊雨哥,如果他俩能成,我俩也算功臣之一了,不过昕哥表现的真是太傻了哈哈哈。”樊振东抱住他雨哥笑作一团,两人边收拾东西,边打打闹闹打趣着方博和许昕,一片和谐。

 

 

拍摄比预想中结束地更早,许昕看到接自己的车还没有来,又看着天气晴好,决定自己走回去。便打电话给马龙,让他不用来接自己了,自己慢慢往家里的方向散步回去。

 

许昕难得有机会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想事情,他思绪飘得很远,又飘回来,最终定格在一件事情上:自己为什么会喜欢方博呢?

 

是啊,为什么呢?

 

 

(二)

 

许昕是一个模特,在圈里小有名气。虽然在外貌上不是一等一的出挑,但是他表现力十足。在他身上,时装的美能被他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也不是个只会听设计师摆布的模特,有时候,他会自己在时装上增加小装饰,不会突兀,甚至能更好的表现出服装的美。他性格又外向,礼貌却不拘谨,亲近却不逾距,和他合作过的人都对他赞赏有加。

 

想也知道,这样的人,身边从来不会缺人的。

 

许昕是个聪明人,会把握度。富婆们伸出的橄榄枝他会婉拒,对于那些小姑娘,他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收手。所以他身边的人换不停,但是从来没有人责怪过他什么。

 

又或者说,他心里藏着个什么人吧,所以他没有办法轻易接受谁。

 

那是他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却因为意外去世了。姑娘临走之前和他说:“许昕,你一定要幸福,遇到什么喜欢的人就去追,千万别藏着。别像我俩似的,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却再也不能在一起了。”

 

许昕在大哭一场之后,把这句话深深放在心里。

 

 

至于他为什么喜欢上了方博,他刚开始也很懵逼。

 

方博是个摄影师,是一个时尚杂志的御用摄影。对待工作的时候很严谨,是个完美主义者。他的作品,光线,角度,构图,主题的表达,都很完美。和他只有工作接触的人都以为这是个严肃的主儿。然而卸下工作这个面具后,他浪得很,不过这就只有熟人知道了。

 

圈子就那么大,一个摄影师一个模特,总有机会合作的。一个月前,方博的杂志社邀请了许昕拍摄了一期封面。封面主题是男友力,许昕很好的表现了这个主题。他笑的时候很暖,就像邻家的少年,但收住表情之后,又透露着男人该有的成熟稳重,完美展现了男孩与男人的区别,融为一体却又不显突兀。方博对许昕这个模特很有好感,就让助手周雨负责和许昕经纪人马龙联系,签下合同,进行长期的平面拍摄合作。

 

许昕对方博的好感,大概就是从这次的封面合作开始的。

 

许昕十分欣赏方博认真的工作态度,转而欣赏起他这个人来。方博有双很大的眼睛,那双大眼往相机后面一躲,半睁着眼,努力寻找好的角度,找到之后,嘴角微微一勾,手指按动快门,拍下这个瞬间。如果找不到好的角度,大眼睛里的光彩会有些黯淡,然后撇撇嘴,开始想是哪里的问题,直到找到问题的根源,眼睛里又有了光彩,开心地按下快门。拍摄工作进行了三天,许昕也观察了方博三天,这些细节都是他在这三天里得出的结果。许昕觉得这些小动作可爱极了,可是念头一转,又想起了她。

 

许昕无奈笑笑,摇了摇头,把这点对方博的想法冲散了。

 

片子拍得特别完美,方博对这次满意的合作也很开心。在工作场合一向严肃的他,忍不住在许昕面前露出了鲜有的笑。

 

方博笑起来,真好看啊。

 

许昕感觉自己心跳莫名加快了,脑子里冒出了这个想法。

 

不过他及时清醒过来,拍了自己一巴掌。

 

我心里不可能有别人的,我心里应该只会有她。

 

可是,方博真的,好好看啊,怎么办?

 

 

(三)

方博也觉得许昕最近怪怪的。由于之前许昕出众的表现,他们签了长达三个月的约,他和许昕的接触渐渐多了起来。许昕的表现一如既往的好,但是每当方博转身开始摆弄设备的时候,总觉得有一股视线盯着自己看。方博觉得不舒服极了,每次转头一看,许昕的视线就乱飘,想努力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方博无语了,只能保持这个状态到结束拍摄,然后找周雨和樊振东吐槽。

 

“你们说...许昕是不是有毛病啊,他干嘛老盯着我看,他不是直的吗?”

 

“博哥,我和胖儿最近也觉得不对劲,不过我们圈子里的人,弯的也多,说不定哪天就弯了?”周雨抱着胖儿,对视一笑,樊振东接着说:“就像我和雨哥啊,就该在一起的,拆都拆不开。”

 

方博觉得自己急需一副墨镜:“行了啊,你俩别辣我眼睛。今天拍摄得也挺成功的,我要去浪一发舒缓下压力,周雨记得来接我啊。”

 

周雨应了声嗯,转念又想起个问题:“博儿,你就没想过找个人安定下来吗?现在圈子里基佬那么多,总有真心待人的不是?”

 

 “急什么?你博哥我还没浪够呢,干嘛那么急着定下来,不说了啊,我先走了。”方博无所谓地摇摇头,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确定自己帅得一逼后,提溜着车钥匙往自己的捷豹走,驱车往常去的酒吧去。

 

周雨看了眼小胖,两人不约而同耸了耸肩,相视一笑,默默掏出手机给马龙发微信:“龙哥,博哥去浪了,你要不要适时通知下昕哥?”

 

马龙正在给张继科搭配晚会要穿的衣服,看到是周雨的微信赶紧回了:“嗯?不用,大昕追得太紧把人吓跑怎么办?”

 

“也是,龙哥言之有理,那你接着忙,有啥新情况保持联络。”

 

“必须的。”

 

 

方博又在夜店里喝了个烂醉,周雨来接他的时候,他站都站不稳了。

 

“哎哟喂我的哥,你今天犯毛病了喝那么多?”

 

方博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答:“你管我?我想到之后要见到许昕我就烦,就喝多了。”

 

“行行行,我的错,我不该帮你签这个约,咱明天问问马龙那里能不能推呗,哎哟喂你别乱动了,胖儿快过来帮我...”

 

方博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任凭周雨樊振东把自己搬上了车,睡了过去。

 

方博做梦了,梦里是许昕给他表白的情景。

 

那天方博正在忙着给别人拍摄,收尾的时候,只剩下自己和助手小胖周雨。这次的拍摄比较常规,不怎么费劲地很快就拍完了,他正收拾着东西商量着要不要和周雨他们去浪一把,许昕突然就冲进来了。

 

许昕走得特别快,快得他来不及反应,自己的肩膀就被抓住了,看得出来许昕很激动,抓得他有点疼。看着自己疼得咧了嘴,许昕赶紧放开他,转而用手抓住他的手,一脸兴奋地说:

 

“方博,我听说你是弯的,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方博黑人问号脸了一会儿,甩开许昕的手脱口而出:“卧槽你他妈吓死我了,许昕你有毛病吧?我就是弯的对你也没兴趣好吗?滚,别打扰老子去猎艳!”

 

许昕愣在了原地,听到“猎艳”两个字赶紧抓住人:“卧槽我那么一个帅哥摆在你面前你特么出去猎艳?”

 

方博用自己的大眼睛白了他一眼:“就你这样还叫帅哥?少给我上杆子倒贴我跟你讲!”说完,背着摄影包就走了,也不管已经进入石化状态的周雨和樊振东。

 

 

“操...”方博忍不住在车后座骂出了声,揉了揉脑袋,坐了起来,这酒也醒了一半。

 

自己平常见到他已经够烦的了,为什么在梦里还要见到他,许昕那个辣鸡直男...妈的居然被一个直男喜欢上了?不对,他好意思说自己是直男?不要脸。

 

方博在脑子里骂了许昕半天,直到周雨把他送回了家才消停。

 

 

许昕认真把自己喜欢上方博的过程想了个遍。

 

说实在的,自己表白被拒,说不难过是假的,可是他是谁啊,是许昕啊,就要有大蟒那股子缠人的劲儿。可惜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方博还是不愿意看自己一眼。

 

不过自己为什么当时会脑子一抽去表白呢?

 

许昕,你一定要幸福,遇到什么喜欢的人就去追,千万别藏着。别像我俩似的,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却再也不能在一起了。

 

青梅的话又适时出现了,许昕甚至记得她的语气和说这句话时的样子。

 

可是,你看,表白有什么用啊,人家不愿意啊。

 

许昕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直男的,至少在去和方博表白之前是。自己和青梅从小一起长大,暧昧了十几年,兜兜转转,终于在一起了。可惜,天不遂人愿。

 

许昕又回想起这些事儿,笑着摇了摇头,果然,一个人的时候脑子里那股子回忆,好的不好的,都冒了出来。自己也是纠结了很久,才接受了自己喜欢上方博的事实。

 

可是他不是弯的,他只喜欢方博,没有方博,让他再去喜欢个别的男人他也是不愿意的。

 

许昕笑着敲敲自己的脑袋,停止这些胡思乱想。

 

加油!许昕!你是最棒的!你怎么可以被这些小挫折打败呢!明天还要照常追方博呢!

 

(四)

 

第二天,方博就忍不住给马龙打了电话。

 

昨夜他做梦,又梦到了许昕。

 

方博就不明白了,自己一点都不喜欢许昕,怎么就梦到他了?说好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倒是把我平常喜欢的那些肌肉猛男送进我梦里啊!

 

什么?你说许昕也有肌肉?

 

好了闭嘴,我不想听到他名字!

 

一定要摆脱许昕这个阴魂不散的。方博下定决心,打了电话过去。

 

马龙这会儿正在许昕家里,和他讨论明天的拍摄,看着来电是方博的,故意拖长音说“嗨呀是方博打来的啊,他难得能给我打个电话。”

 

许昕听到是方博的电话,恨不得抢过来就接,马龙及时躲闪才避免了自家模特丢人现眼。许昕一脸讨好委屈地看着自家经纪人,马龙被他盯得起鸡皮疙瘩,才把电话接起来,开了免提。

 

忍住自己想拍死模特的想法,语气一本正经地接起电话:“喂?方摄影师,请问有什么事儿吗?”

“那个...”方博明显没有做好提出自己想法的准备,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违约,没经验不说,他心里愧疚感还很强烈,因为他的敬业不允许自己做这种事,所以他一点底气都没有。

“那个...”鼓足勇气,方博还是说了,“马经纪人,我想问问,我助手之前和你们签的约,可以终止吗?”

 

马龙被对方软软的语气给萌到了,第一次见拒绝人拒绝得那么软的。马龙又瞥了眼自家模特,一脸懵逼一脸委屈,思考自己做错了什么,然后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以后绝对不能给许昕接可爱风的拍摄。马龙想。

 

马龙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回:“方摄影师不是一向对工作一丝不苟的吗?既然接了这个工作,有什么推辞的理由?是要败坏自家的名声?还是我家模特有什么不好的让您拒绝?我记得之前您还夸过他?”

 

方博被这连珠炮一样地反问吓住了。自己本来就是一时冲动根本没想过后果,又被那么一问,心里愧疚感更强烈了,即使心里很气,他也还是乖乖地回道:“没有没有,马经纪人,我就是,问问,我不会违约的,合作愉快。”

 

“好的,方摄影师,合作愉快。”

 

听着那头电话挂了,许昕才敢说话:“我靠龙哥,你刚刚太帅了!不过不对啊,你啥时候和方博签约了啊我咋不知道?”

 

马龙白了他一眼:“不然你以为我还真能天天给你接到方博的拍摄?”

 

许昕高兴得就差没出去跑圈圈了:“龙哥你最棒!龙哥我爱你!以后我一定好好配合你的工作!”

 

 “这还差不多,也没多久了,差不多还有一个半月吧,你自己好好把握啊。”

 

“成嘞!”

 

许昕这二愣子。不过也没想到,当时要瞒着他俩签的约,方博自己送上门来要签。马龙想着,顺手给周雨发了个微信过去:“解决。”

 

“收到,龙哥你最棒。”周雨回。

 

(五)

 

拍摄工作一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除了方博越来越烦许昕这点之外,没有什么改变。

 

周雨樊振东马龙都一致认为,许昕你这撩人技术太傻逼了。

 

对此许昕表示很委屈:我他妈之前只喜欢过女的还没追过人,我怎么知道追人,尤其是追男人怎么追!

 

比如,方博拒绝许昕后的第一次拍摄。

 

许昕当时刚表完白,还信心十足,人又乐观,也没太伤心,不过听着方博官方的语气,他很不舒服,就对着镜头一脸哀怨地看着方博。

 

方博很气。因为他知道许昕为啥会这个鬼样子,可在工作场合,自己是不会发火的,遇到再惹人生气的模特他都没发过火,现在这情况,自己也只能假装许昕是不理解拍摄理念才这样,好声好气过去和他说,自己需要他表达出什么样的感觉。

 

没想到许昕故意凑到方博耳边,和他说:“我好好工作,那你晚上和我一起吃饭好不好?”

 

方博感觉用尽了自己身上的洪荒之力才把火压下去了,哦,还有那个可怜的,差点被捏坏的镜头盖。

 

幸好许昕之后没闹腾,乖乖地工作,否则方博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在工作场合发第一次火。

 

马龙看着自家模特,无力地扶住了脑袋:我的天啊,在一个对待工作很认真的人闹腾你还想刷好感度?改明儿要带他去看看脑科。嗯,问问继科儿有没有认识的。

 

这是直男追人的方法试举例1:爱你我就欺负你。

 

再比如,许昕知道方博下班喜欢去夜店浪后,他跟踪方博去了一次夜店,然后仔细观察了下方博撩的类型,内心吐槽:我靠我到底哪里不如那些妖艳贱货了??好气哦,不过,既然方博喜欢,那...

 

马龙表示,隔天见到许昕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眼睛被辣了。

 

不是被秀恩爱那种辣。这审美,和继科儿有得一拼。

 

许昕就穿着那身英伦绿的衣服,走向了方博。

 

方博差点以为是一根成精的黄瓜向自己走来,等人走近一看,才发现,那是许昕。

 

我靠,妈的智障,辣眼睛,不想承认他是模特,不想承认他是时尚圈的人。

 

方博白了他一眼,扭头就走。

 

许昕在风中凌乱,一脸懵逼:我又做错了什么。

 

见到了这一幕的周雨差点没笑得在地上打滚。陪方博去了夜店的他,知道昨天方博勾搭了一个穿英伦绿鞋子的人,并和他聊了很久,他也注意到了偷偷摸摸跟过来的许昕:废话你要是在夜店看到一个戴口罩的人你也会记得他的。他想,许昕估计是看到了,可是,英伦绿的鞋搭配得当,是很好看的,但是许昕这一身绿,除了辣眼睛,真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了。

 

樊振东赶紧打电话让马龙过来把成精的黄瓜带走。以免辣到更多人的眼睛。

 

在马龙的命令下,许昕才不情愿地换掉那身衣服,还恋恋不舍地看了好几眼。

 

马龙表示:你以后再穿这种乱七八糟的衣服,别说你是我带的模特,我丢不起这人。

 

这是直男追人的方法试举例2: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你就会喜欢我。

 

之后许昕就有所改善了,变成了个好好先生。

 

方博工作是会提前到场开始准备的,一般,他都是第一个到的,这是他的工作习惯。

 

最近,许昕比他到得更早,并在自己到的时候,把相机包拎过去,再把热腾腾的豆浆油条递过来。

 

方博因为早餐这个事儿对许昕挽回了一点印象,但是他受不了许昕那贱兮兮地看着自己的眼神,尤其是每次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相机包抢过去这事儿,虽然知道他是好心,可那是我的宝贝,你又不知道怎么拿,磕着碰着怎么办,相机很贵的!而且方博觉得许昕有点傻,自己吃腻了豆浆油条让他换换,他就真的换了面包牛奶,然后,又是长久没换过。

 

....... 方博还能说什么呢,他也很绝望啊。

 

还有,自己最近接的单子有点多,经常要熬夜修片,许昕也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了自己工作室的地址,经常提着夜宵就过来了。

 

幸好,夜宵他还是知道换换的。

 

不过,方博并不喜欢有人一直在旁边看自己工作,虽然知道他是好心。

 

嗯,对,方博其实就是个吃货。

 

期间,方博也和许昕说过很多次:“许昕,我真的不喜欢你,你不是问我,我怎么样才会开心,才会笑吗?那我告诉你,你什么时候不在我面前烦我了,我就开心了。不要再用你死直男那套用到我身上来了,我不喜欢。”

 

然而许昕嘴上答应,行动还是照旧。

 

为啥呢?可能因为,他是个二愣子吧,嗯,还是个乐观的二愣子。

 

许昕就这样坚持了一个月,他觉得自己快成功了。

 

直到他看到,方博搂着一个夜店勾搭的人,上了车。

 

(六)

 

结束完拍摄工作,已经挺晚的了,许昕听着方博又是要去夜店的样子,默默又跟了过去。

 

这不是他第一次那么干了。自从开始追方博,他总要开着车在夜店门口等着,等到周雨来把方博接走,他才能安心回家睡觉。

 

可是今天,周雨没有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方博和那人搂搂抱抱地,上了车。

 

许昕觉得,有一块石头在自己心里压着,难受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方博和他走了?他们去了哪里?

 

一个个疑问从许昕脑子里冒出来,让他头疼。

 

然后,他突然就冷静下来了,揉了揉自己眉心,冷笑出声:

 

“许昕,你这个傻逼。”

 

“你他妈到底为啥,这么作践自己?”

 

他就这样在车里,看着方博的车载着那人远去,第一次没有跟着他的车回家,然后自己心情复杂地开车回去,一夜无眠。

 

 

第二天,许昕还是在六点五十准时在楼下等马龙接他,前往拍摄现场。

 

只不过,见到方博不再顺手调戏了,早餐也不带了,也不“博儿”“小博儿”地叫了,称呼统统改成了“方摄影师”。

 

这下换成方博懵逼了:这智障最近咋回事儿,放弃了?

 

方博的懵逼直接表现在了脸上,在拍片子的时候,忍不住用疑惑的大眼睛出神地盯着许昕。

 

许昕官方地笑了一下,礼貌地回:“方摄影师,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

 

拍摄在一种压抑的气氛下结束了。方博仔细想了想许昕为什么会这样,然后冷笑了一声。

 

直男果然都是玩玩而已,不能信。

 

幸好,及时收住了。

 

整理了下自己的心情,方博和周雨打了招呼,又去了夜店。

 

 

周雨和樊振东明显也感觉到了今天的气氛很不对劲,他赶紧给马龙打了电话通气:“龙哥啊,啥情况啊?你家二愣子模特怎么这样对博哥了?”

 

在场的马龙也表示:“我不知道啊?方博做了什么事刺激到大昕了?”

 

周雨更懵逼了:“你不知道我肯定更不知道了啊!”

 

对于一心想撮合这两人的张继科马龙樊振东周雨来说,他们现在的心情仿佛那个表情包:气氛仿佛有点糊涂了?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方博和许昕都觉得自己看透了对方的本质。所以他们又将两人的关系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甚至还不如原来。

 

合约还有半个月,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许昕现在一口一个“方摄影师”,除了在拍摄需要,从来不笑,和别人还能谈笑两句,一看到方博,马上又冷了脸,仿佛不认识他。

 

方博呢,想明白许昕放弃的原因之后,他在摄影棚就更冷漠了。本来就是个在工作场合不爱笑的人,现在这样一来,摄影棚的气氛就降到了冰点。

 

拍摄一结束,许昕就恨不得马上就走,连给马龙和周雨他们一点接洽的时间都不给。

 

方博看着走得飞快的许昕,觉得越来越烦躁。

 

妈的,老子是瘟神吗?逃那么快,操。

 

方博带着一股子气,转身又去了夜店。

 

许昕觉得自己这样很好。自己和他的关系越来越冷淡,只要这半个月过去,合约解除,自己嘱咐马龙别在签任何有关方博的约,久而久之,时间能冲淡一切。

 

说是那么说,可是,鬼知道他每次努力转身装冷漠的时候自己内心有多难受。

 

幸亏自己演技好,下一个奥斯卡影帝就是你啊许昕,给我忍住了。

 

方博那也没好到哪儿去。说句实在的,许昕,如果作为男友,是很优秀的。自己是一个基佬,就算真的不喜欢他,也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许昕做的那些事儿,他也不是没看在眼里。可是,每当觉得自己有所动摇,他都要提醒自己,不可以。

 

为什么呢?

 

方博一直知道许昕和他青梅那点事儿。许昕在认识自己之前,一直都是直的。方博从一开始,就没动过碰直男的想法,因为他一直觉得,把人家直男掰弯,是件伤天害理的事儿。

 

而且,直男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万一自己真的陷进去了,人家突然来一句,“对不起,我还是喜欢妹子,我们就这样吧”,那不就傻逼了吗?所以方博,一直不喜欢许昕,确切地说,是不敢喜欢。

 

所以他格外庆幸自己,把持得很好,再陷进去之前,就收住了。

 

这么想着,方博又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

 

 

马龙,周雨和樊振东,觉得要好好谈一次了。

 

当时他们努力撮合许昕方博两个人,是有原因的。马龙知道许昕和他青梅那点事儿,他作为旁观者,他看得很清楚。许昕一直觉得自己喜欢那个女孩,没错,是喜欢过,他对那个女孩子的感情,亲情大过于爱情。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爱情会趋于平淡,慢慢变成亲情,甚至只是责任。许昕和那个女孩子,在爱情正盛的时候,错过了说的机会,却因为身边一直有这个人的陪伴,以为自己深爱对方。这个情感状况可能会在两人遇到真心喜欢的人的时候才会出问题。可惜女孩子走得早,不过大概也看出来了点什么,才会在走之前给许昕说那句话。

 

当许昕因为方博出现恋爱烦恼的时候,马龙觉得,许昕遇到真心喜欢的人了。所以才会和自己的爱人张继科谈起,张继科又恰好认识周雨,就这样,他们开始了撮合之路。

 

而周雨和樊振东呢,陪着方博很多年了,尤其是周雨。周雨希望方博能好好的安定下来。自从他遇到樊振东之后,他才知道恋爱是多么让人身心愉快的事情。他知道方博是想安定下来的,可是呢,首先,方博不会说,其次,时尚圈子里,弯的人多,也乱,他知道方博是怕了,怕自己不能游刃有余地在这个圈子进出,那不如就不要认真,肆意玩乐。

 

所以当许昕出现的时候,周雨是欣喜的,他看得出来,许昕是真心喜欢方博的。因为许昕二愣子的样子,像极了当时追自己的小胖。他想看着自己的朋友像自己一样幸福。恰好,马龙也正有撮合他们的意思,就一拍即合了。

 

坐在咖啡桌前,三个人都重重叹了口气。

 

还是小胖先开了口:“雨哥龙哥,这怎么办啊?他俩要吹?”

 

周雨揉了揉他家胖儿的头发,无奈极了:“不知道啊,我大概能猜到博儿是为什么这样,可是许昕,我是真不清楚。龙哥那里也没有消息。”

 

马龙皱了皱眉,开始分析:“我觉得,肯定是小雨你没去接方博那晚出的事儿,因为之前都好好的,就那天之后,大昕跟变了个人似的。”

 

“靠,第一次那么气自己没去接他!”周雨懊恼地把头发揉乱。

 

“你们等着,我现在就问问大昕。”说着,就给许昕打过去电话。

 

许昕正在家看电视,说是看电视,思绪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思绪被电话铃声打断,看到是马龙的电话,以为有了临时工作,赶紧接了起来:“哟龙哥,什么事儿啊?有临时工作?”

 

“许昕,我认真问你个事儿。”

 

“干嘛啊那么严肃,你问呗。”

 

“你和方博,到底咋回事儿?那晚,发生了什么?”

 

许昕叹了口气。他知道,马龙那么问,还是这个语气问,肯定是猜到什么了,聪明如他龙哥,自己说不说,迟早都是要被知道的,还不如趁这机会说了,刚好自己被这事儿也堵了好几天,难受得不行。

 

“他...那天,我看到他...跟一个陌生男人,上了车...我就觉得,自己努力那么半天,一点用都没有,我何必继续作践自己,别人说不定心里怎么笑自己呢...”

 

“行了大昕,我知道了,你先别想那么多,等我消息。”

 

马龙说完就把电话挂了,雷厉风行,留下那一头的许昕一脸懵逼。

 

“就是这么回事儿,怎么办吧?”

 

周雨一直皱着眉头好像在想什么,听完马龙说的,一拍脑门:“我靠我想起来了,那天我没去接博儿,但是我让方博另一个哥们把他送回去了!”

 

这下连马龙都忍不住爆了粗口:“我靠小雨你能不能靠谱了?他俩没啥问题吧?”

 

小胖帮着周雨抢答:“没有没有,那人叫张煜东,是挺喜欢博哥的,可是我问过博哥了,他只把张煜东当弟弟,就像博哥对我一样那种!”

 

马龙大手一拍:“行了,大昕那的问题解决了,现在就看方博的态度了,这事儿交给你俩了啊。”

 

周雨赶紧答应下来:“没问题龙哥,我也不信博儿对昕哥一点感觉也没有!我找机会问问,你和科哥等我消息!”

 

(七)

 

没想到,机会来得那么快。

 

最近方博烦躁,每天都要去夜店喝酒,不把自己喝醉不算完的那种。

 

今天,方博又提醒周雨要去接他,周雨挑了挑眉,给樊振东使了个眼色,樊振东耸了耸肩表示收到。

 

今晚,周雨和樊振东又把喝得烂醉的方博搬上了车后座,想着酒后吐真言,周雨开始试着和方博对话。

 

樊振东戳了戳方博的圆脸,看到方博还能皱皱眉头喊着“别戳我”,半醉半醒,很好,简直是套话的最好状态。

 

“博儿,博儿...”

 

方博不耐烦极了,一张圆脸红扑扑的:“嗯...干嘛...”

 

“你对许昕,什么感觉?”

 

周雨和樊振东等了很久,久到他们以为方博睡着了,才听到他说:“许昕...一个,好模特...”

 

“还有吗?”

 

“嗯...长得挺好看的,手尤其好看...”

 

“还有么?”

 

“唔...工作认真负责,很有表现力...”

 

“没了?”

 

又过了很久很久,才听到方博的呓语:“我...有点...喜欢他...”

 

樊振东和周雨听到这个回答差点没欢呼雀跃,赶紧给马龙打电话。

 

 

许昕接到马龙的电话时,他是懵逼的:原来马龙要自己等的就是这个消息?

 

我靠,这不是消息,这是惊喜啊!

 

许昕看着马龙发过来的方博家地址,脑子里的鞭炮还没放完,身体已经坐上了车往方博家开去。

 

在方博家门口,从周雨和樊振东手里接过睡得正熟的方博,听着他俩说:“昕哥,加油哦。”还笑得一脸少儿不宜,许昕都没反应过来。

 

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这样躺在自己怀里了?

 

许昕老妈子似的给人换上睡衣,把一切都整理好,才盯着方博坐在床边。

 

他觉得一切都太不真实了,仿佛是梦。

 

所以他决定,由自己亲自验证,这是不是个梦。

 

他轻拍方博的脸:“方博,博儿?”

 

方博的脸皱得一脸苦相,特别委屈地回:“嗯...干嘛...?”

 

许昕看着他这样子乐坏了,太可爱了,赶紧凑到耳边,把嗓音压低:“你喜不喜欢许昕?”

 

方博的嘴不自觉地嘟着,眉头又皱了起来,仿佛在思考。

 

等了很久,许昕才听到方博的回答:“喜欢...”

 

许昕觉得自己的世界仿佛在旋转。

 

他凑到方博耳边,特别认真地说:“方博,许昕也喜欢你,很喜欢你。”

 

听着方博好似喃喃自语又像是回应地“嗯”了一声,许昕忍不住亲吻了方博的额头和唇,然后搂着他安心地睡去。

 

第二天,先醒的人是方博。

 

方博觉得自己脑子疼炸了,眼睛还没彻底睁开,手按着脑袋一下下地揉,然后感觉摸到了什么。

 

嗯?

 

方博睁开眼,看到了许昕,一下就给吓醒了。

 

“我靠什么情况啊?我他妈为什么和你在一个床上啊?!”

 

方博赶紧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嗯,还好,还在。

 

嗯?不对啊!他怎么进来的??这他妈是我家!

 

想了想有他家钥匙的人,也就周雨了,心里暗暗记下:妈的周雨,我下个礼拜要累死小胖,让你心疼死!

 

正当方博想着的时候,许昕被他闹醒了,笑着就亲上了方博的额头:“早安,我的博儿。”

 

“我靠非礼啊,你是谁啊你就亲我!”方博边用手死命擦着额头边喊。

 

“方博。”许昕一脸认真地盯着方博,看得方博有点怕:“干...干嘛?”

 

“你昨天,承认你喜欢我了。”许昕故意压着嗓子说。

 

方博的脸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了:“我靠我没有!鬼才喜欢你!”

 

许昕笑着捏了捏他发烫的脸:“得嘞,你这个傲娇鬼可爱鬼,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方博连耳根子都红了:“滚!”

 

许昕看着他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就把他搂在怀里。方博意思意思想挣扎下,可也没挣开。

 

把人搂在怀里,许昕觉得安心极了,这才问他:“方博,如果你喜欢我,之前为什么一次次拒绝我?要不是小雨他们告诉我,我们俩还要错过多久?”

 

方博窝在许昕怀里,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许昕,其实我一直知道,你和那个女孩子的事儿...我一直以为,你是直男,你会追我,都只是玩玩而已,而且,作为基佬,把直男掰弯这种事,真的很可耻,所以我不想招惹你...我怕...”

 

许昕又紧了紧怀里的人,亲了亲他的脸,心疼地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才把人扶起来,认真看着方博的眼睛,开始说:

 

“方博,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当然,我刚喜欢上你的时候,我也很懵逼,我一直觉得自己笔直得像电线杆,还有个女朋友那么多年。可是,后来我想明白了,你和她不一样,很多事情,我只想和你做,并不想和她做。我是喜欢她,不过已经是亲情的喜欢了,这个感觉很早就变了,只是我之前一直没想明白,直到遇到了你。”

 

方博的脸已经不能再红了,他头一栽,倒在许昕怀里。

 

许昕搂紧了那人,笑着接着说:“既然你觉得把直男掰弯了很可耻,那我是为了你弯的,你要负责。”

 

方博在他怀里,闷闷地来一句:“许昕...”

 

“嗯?”

 

“我负责,我负责一辈子...”

 

“好~一辈子。”许昕亲了亲方博的红的发烫的耳朵,低语道:“刚刚忘了说,那个我只想和你做的事,就是...我只想操你,让你起不来床的那种。”

 

“滚!”

 

 

 

 

——你为我变弯,了不起哦?

——了不起啊,因为我收获了你啊。

-----------------------------------------------------------

哎嘿嘿感觉自己棒棒哒,刚好七章。


【獒龙/微昕博】都是拖拉机惹的祸番外—谁说被撞一定倒霉

前文见【昕博】都是拖拉机惹的祸  乡村爱情AU

渣文笔有,ooc有,锅都是我的爱情属于他们

和基友 @ILoveJkkkkk 一起写的,她写正文我写番外,所以还欠一篇胖雨,等我忙完这礼拜【吐血.jpg】

禁止以任何形式转出lof!禁止以任何形式转出lof!禁止以任何形式转出lof!重要的事说三遍!

-------------------------------------------------------------------------

张继科躺在医院病床上,看着眼前忙碌的身影,露出了老农民般的微笑。

 

张继科是老肖家收养的第三个儿子,他的大哥邱贻可和二哥陈玘已经混出息了,去县城开了家川菜馆,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两位大哥有钱之后,资助着三弟盘了块地,让他雇几个人去耕耘,张继科就过起了小地主的日子。他又用着富余的钱资助着自家小弟方博开了间小饭馆,每天闲着无所事事就到处溜达,饿了就去自家弟弟家小饭馆吃饭,乐得清闲自在。

 

那他为什么现在躺在了医院里呢?那是半个月前的事儿了。

 

半个月前,张继科照常去村里高中的实习老师周雨家看完城市爱情故事,心情愉快地背着手在小河沟边上边哼小曲儿边散步回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村里也没路灯啥的,张继科那天好死不死穿了一身黑,他人又因为总在外面溜达,皮肤晒得挺黑。所以,他就被一辆正在倒车的拖拉机撞了。

 

张继科一下就被撞到河沟沟里了,他努力挣扎着爬起来想去骂那个不长眼的开拖拉机的一顿,但是腿挺疼,站不起来。然后他就看着开拖拉机那个停下来看了一眼,卧槽了一声,就开着拖拉机突突突地跑了。他就只能看着那人麻溜地上车的背影,无能为力。

 

卧槽你大爷!要卧槽的是我啊!

 

至少把老子扶起来再跑啊!

 

妈的老子记住这个背影了,下次看到你看我不打死你!

 

拖拉机的声音远去了,张继科绝望地努力从小河沟里往上爬,心里一边骂着娘,一边想着自家的大哥和小弟,怒骂天地不公,那么快就让自己交代在这了。

 

大哥,你只是断了个腿,别想那么多好伐。

 

就在张继科努力爬的时候,有个人经过了。

 

这人穿着橘色的羽绒服,看着那里有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那一动一动的,心里思绪万千:妈呀那是个啥呀,怎么还会动呢?黑色塑料袋成精了?要不要过去看看啊?

 

这人是个热心人,一小步一小步地靠近,辨认了很久,最终确定那应该是个人,就赶紧跑过去。

 

“哎,你没事儿吧?”

 

张继科听到了,抬头一看,他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然后他就晕过去了。

 

热心人拍了拍张继科的脸,没啥反应,叹了口气,把人送往村上唯一的小医院。

 

张继科醒了就看到了这个趴在床边的小橘子,张继科看着那人,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力度很轻,可那人还是窸窸窣窣地发出了不情愿的小奶音,动了动,醒了。

 

妈呀怎么那么可爱呢!老农民张继科想到。

 

那人抬起头就对上了张继科的老农民笑容,愣了一会,笑着问:“大兄弟啊你没事儿吧,你就是脚崴了,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能好。”

 

张继科看着那人白到反光的皮肤,笑眼弯弯,一脸关切地看着他,口中发出的声音软糯又好听,已经整个人都愣住了,直到那人在自己面前挥了挥手,他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人的手,激动地说:“好的好的,谢谢你啊恩人!你要是不救我我可能就死在那里了!我叫张继科,你叫啥名字啊?”

 

“呃...”那人被张继科这架势吓住了,愣了一会才答:“啊我叫马龙,那个啥,你就是崴了个脚,没啥严重的,别叫恩人。”

 

张继科就看着马龙的嘴一张一合,说了什么压根没认真听,甚至有亲上去的冲动,不经大脑脱口而出:“龙仔,我也没什么能报答你的,这样吧,我以身相许吧你觉得怎么样!”

 

马龙:???

 

马龙没忍住自己的脾气,拍了张继科脑袋一下:“你这把脑子撞坏了?”

 

张继科一下子委屈了:“龙仔,我都受伤了,你还打我...”

 

善良如龙仔,他叹了口气,把张继科握着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掰开,说道:“好吧,继科儿对吧,你先好好养病,我还会来看你的。”马龙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说:“晚饭我会给你带来的,你先好好休息。”

 

张继科又露出老农民的笑,开心地点点头:“龙仔我等你来!”

 

马龙走出门,心想,这人除了脑子傻了点黑了点,长得还是挺好看的。

 

张继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梦里全是小橘子的身影和白的发光的牛奶皮肤,那个梦叫一个甜哟。直到晚饭点到了,马龙带着香喷喷的粥来,张继科才被香味熏醒。

 

马龙给张继科盛了一碗粥,张继科期待着马龙拿着碗舀一口粥,吹一吹往自己口中喂,再甜甜笑着问一句“好吃吗?”

 

张继科沉浸在幻想中,马龙瞥了一脸花痴的人一眼:“继科儿,你怎么不吃啊?”

 

张继科这才抬眼看了眼摆在桌上的粥,委屈巴巴地看着马龙:“龙仔,你喂我!”

 

马龙觉得这人不要脸极了,但是却又没有讨厌的感觉,即使这人笑的一脸核桃样。

 

马龙叹口气,说:“继科儿,张口。”

 

张继科一脸小孩儿得逞的样,享受着马龙的照顾。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礼拜,马龙每天给张继科带饭,怕他无聊来陪他唠嗑。按道理这些事都应该由张继科的家人来做,但是马龙不问,张继科也不提,两人仿佛心照不宣一般。

 

张继科的脚恢复良好,今天,他寻思着自己一个礼拜没去自家小弟小饭店看看了,迈着步慢悠悠地就往那走,正想掀开帘子想喊一声弟弟,然后抱怨下这几天的苦,顺便骂一顿那个杀千刀的开拖拉机的,然而他一掀开帘子,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死命往自家弟弟身上蹭。

 

张继科作为一个隐藏弟控表示这我就不能忍了,脱口而出:“哪里来的傻逼动手动脚!”,然后上去揪着人领子往后拉。

 

张继科寻思着:嗯?很眼熟啊这个背影。

 

那个背影转过身来本想对着张继科骂几句:“你特么才傻逼我对我媳妇…”,可话还没说完,许昕就看着张继科的肤色和眼神愣住了,张继科也一直盯着他,两人同时停止了动作。

 

张继科先是和这个拱了自家白菜的猪探讨了下自家弟弟的名字这个话题,然后看着这个身影,越看越熟,思考了一会,问:“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你是不是开拖拉机?”

 

张继科看着那头猪“卧槽”了一声,没错,就是这个傻逼没跑了,和撞我的时候说的“卧槽”声音语调一模一样!

 

许昕灰溜溜地赔了个笑对方博说:“那那那啥媳妇儿我先回去了啊回头再来找你!”,转身就想往门口跑。

 

张继科也不管腿还有点疼,一把就把人后脖领子提溜着拽回来:“就是你你还想跑!半个月以前是不是你大晚上开拖拉机不看路,把我撞到路边沟里就跑的!” 看着许昕一脸想怼回来又不敢说,张继科得意极了:“说两句啊,刚才不是还想跑吗?”

 

张继科终于抓住了肇事司机,还是想占宝贝弟弟便宜的肇事司机,咔咔地掰着手指的骨节,准备先揍一顿再说。

 

“继科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啦?”门帘被掀起来一角,露出一个脑袋,“要不是听到你在里面说话我就找不到你啦~”

 

张继科的筋骨还没活动开,听见这声音马上就啥火气也没了,一脸委屈地就往穿得像小橘子的人身上挂:“龙啊,就是他!就是他撞的我!”

 

“大舅哥这可能真的是个误会…”许昕急忙站起来试图解释。

 

 “谁是你大舅哥!”

 

眼看着张继科又要暴走打人了,马龙赶紧顺毛,“好好说话哈继科儿,不能则样,有话好好说那么大的人了不兴动手,啊~”

 

话虽那么说,但马龙心里是这么想的:你知道我辨认了多久才确认那是个人吗?你那肤色,夜色下屁都看不出来,难怪人家撞你,还穿一身黑,黑成一团,要不是在蠕动我都以为是塑料袋成精。

 

看着一脸乖巧然而切开黑的龙仔默默完成了吐槽。

 

大型犬张继科抱着马龙不撒手,全然不知人家内心的想法:“还是你好,要不是你救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马龙虽然觉得,张继科被撞大概是个误会,但是作为一个良好市民,哦不对村民,热心的龙仔还是决定训一训许昕。

 

“你就是,那个啥,不小心撞了他的是吧?”马龙抬起头来看着许昕,“怎么能撞了人就跑呢这太不道德了是吧,虽然他的确黑得看不到…啊不是,我是说虽然你不是故意的。你这还好开着拖拉机,要是开个车是不是得把人撞飞了咯…”

 

马龙这一训起人来就收不住,全然不顾刚刚已经被张继科的样子吓呆了的方博和许昕,毕竟,马龙不知道张继科平常,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儿,他撒娇,是人间奇闻。

 

等马龙终于说完了,张继科一脸“很有道理无法反驳”的样子放开环着马龙的胳膊,看着一脸狗腿,说什么都好好好是是是的许昕和一脸呆掉的方博:“行了博儿,我先回去了,龙仔给我准备的饭都要凉了,等我好了再来看你。”

 

张继科正要搂着马龙就回去,就被许昕拦住了:“大舅…不是,哥啊,你看你什么时间方便,一起吃顿饭吧,翠花的事儿…”

 

张继科怎么看这头猪都不顺眼:““翠花什么翠花!博儿好好的名字你记不住吗!方博!我弟弟的名字叫方博!”

 

一旁的马龙和方博:为什么总觉得他俩吵架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他自己告诉我他叫翠花…好的!方博!方博!我记住了!哥您走好啊!吃饭的事情下次再约啊!”

 

张继科又嫌弃地看了许昕一眼,开心得搂着马龙回医院了。

 

在回医院的路上,张继科一直拉着马龙的手,两人什么话都没说。慢慢地,两人的手就从只是拉着,变成了十指相扣。

 

“继科儿...”还是马龙先开了口,“我们这样,算是在一起了吗?”马龙的表情有点迷茫,挺无辜地望着张继科。

 

“当然算啊,我早就说了,我要以身相许!媳妇儿!”张继科低着声音,揉了揉马龙软软的帽子。

 

“不对啊你以身相许的话,应该我叫你媳妇啊!还有,你也没给我表白,我干嘛要答应你?”马龙作势就想把张继科的手甩开,被张继科借力一把拉进怀里。

 

张继科抱紧了马龙,一双勾人的眼睛盯着马龙的眼睛,马龙感觉自己的脸都红了。

 

“马龙,我告诉你,我张继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遇到你的时候,看到你的脸的时候,听到你说话的时候,看到你对我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只想要你陪着我了,你愿意吗?”

 

马龙还戴着那件橘色羽绒服的小帽子,白的反光的脸在阳光下就像个小橘子,脸颊微微有些泛红,笑得把白牙也露出来,盯着张继科,小小声地说:“好,继科儿,我答应你。”

 

张继科又露出了老农民一样的笑,看着就要亲上去。马龙一巴掌往人脑袋后面呼上去:“走开,谁要给你亲!”说完就从张继科怀里跑出来,往医院方向跑过去。

 

“哎龙仔你等等我,我腿还没好全呢!”张继科瘸着腿慢慢跟着小橘子走,笑得开心。

 

之后张继科好说歹说,终于说服了马龙来和自己住,享受着准弟夫(?)的伺候,小日子非常愉快。

 

许昕每天都会变着花样的在早上给他们送来早餐,张继科虽然对许昕还是没什么好态度,但是,自己的要求许昕总会满足,张继科也不是铁石心肠,一桩桩一件件都看在眼里,心里对许昕的印象也有所好转。

 

马龙心肠软,看着许昕被折腾地一天天的都憔悴了,方博也偶尔会让马龙帮着劝劝张继科,他也感觉得到许昕这人,看着不靠谱,实际上人挺好,对博儿也是真上心,便时不时就帮着劝两句。

 

张继科也知道许昕是个好人,自己也不是真嫌弃他,就是想到自家宠了那么多年的弟弟,说被拐跑就被拐跑了,他还是觉得不得劲。刚好马龙也总劝,他估摸着是时候了,决定把大哥二哥叫回家看看,顺便把自己这事儿也交代一下。

 

张继科对许昕的表现还算满意,“哥,博儿谈了个对象,人还是不错的,你俩抽时间回来看看不?”

 

大哥邱贻可一听就炸了:“什么?哪个龟孙儿拱了老子的白菜哟,等着,我和你二哥马上赶回去!”

 

“行,我也找对象了,也等你俩回来看看。”

 

邱贻可和陈玘赶回来后先来找了张继科,顺便看看张继科的媳妇。

 

然后啥也没说转头就杀去了许昕家。

 

嗯?你问为什么邱贻可和陈玘对张继科找了对象没有任何表示?

 

对于方博的询问,陈玘是这样回答的:龙仔一看多乖啊,多讨人喜欢,哪像许昕,一看就是欠收拾。

 

END


这里是一发关于昨天安徽vs鲁能场的repo,写的时候的确怀着开心的心情去写的没有想太多,负能话题我没写,大家看看开心就好。
p1是repo,p2 p3是领到的手幅,p4p5p6是要到的签名[爱你]p7是给博儿写的信,p8车票,p9门票